著名足球评论员刘建宏做客成电谈足球对当代中国的影响

文:学生记者 姚卓琛 图: / 来源:学生记者团 / 2017-07-02 / 点击量:2629

  6月29日,原央视知名主持人、足球评论员,现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刘建宏做客我校“研究生人文教育与学术交流月”,与师生探讨足球对当代中国的价值。讲座开始前,副校长胡皓全为刘建宏颁发邀请函。

80b29d7e0441d03839d1cfe36f757c28.jpg

a884b675f1adb5c4ee8b85f647f34bea.jpg

足球的魅力靠悬念,更靠团队意识

  刘建宏曾经主持的《足球之夜》栏目和精彩的世界杯解说给球迷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行来到电子科大也在球迷群体中引发了不小的轰动,不少现场观众们都纷纷表示“从小听您的解说长大”。

  “足球为什么在全世界受到这么多人的喜爱与追捧?”“速度、激情、团队、技术、力量、对抗、信仰、战术、战略、纯粹、巨星……”在现场,刘建宏的问题得到了许多不同的答案。

  刘建宏微笑着认可了同学们的回答,一边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悬念。曾经有美国科学家团队对近五十年间的各项体育运动进行了综合计算,发现足球的复杂性和悬念高居第一。

  “一场足球比赛的悬念可能是最核心的要素”,刘建宏说,“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一直不被看好的中国队也能击败阿根廷队”。1984年在印度举行的尼赫鲁金杯赛上,国足曾经以1:0战胜了没有马拉多纳的阿根廷国家队。比赛进行到终场前4分钟,来自广东的“矮脚虎”赵达裕包抄抢点得分。这是中国第一次战胜世界级冠军球队,也是中国至今最后一次战胜阿根廷队。然而在两年后的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上,正是这支阿根廷队获得了冠军。

  刘建宏认为,足球运动的可爱之处数不胜数,但是只要竞技场上的皮球还在翻滚,悬念就永远存在。

  正因为足球是一项复杂度极高的项目——11个上场球员,110米×70米的场地,90分钟的时长,再加上无尽的变数和战略,这些使得它成为现有的最复杂的运动。所以对于足球来说,虽然很多时候看巨星的发挥,但更重要的是团队和体系,团队的协作和整体素质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任何的错误和漏洞都会在球场上受到惩罚。

  “各扫自家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这是我们自古以来就流传的一种价值观。”在刘建宏看来,长期以来自给自足的小农社会体制事实上导致中国文化里团队意识的严重缺乏。

  在中国,无论业余、专业还是职业比赛中,球员自己一直盘带直到丢球或者一旦失误就开始指责队友的情况屡见不鲜。“大家看球的时候说起来都头头是道,一到自己上场就变成了那个闷头单干的人。连我自己也经常犯球风太‘独’的错误”,刘建宏笑着说。一个真正的集体运动就要求场上的队员彼此信任,拧成一股绳,形成自己的凝聚力。

4024a2a29497c55d659bd8322fcbda0f.jpg

一场球有且只能有一套规则和一种制度

  刘建宏介绍了足球的发展历史。现代足球起源于英国的公学,最初是为了课后消耗学生精力而发明的一种运动。足球之所以是11人制也正是因为当时英国公学一个宿舍的十个人加上管理的老师共有11个人。

  足球从校园起步,再逐步流传到工人阶级当中。英国的阿森纳之所以又被叫做“兵工厂”就是因为它的前身正是兵工厂代表队。在长达百年的时间里,比赛都是在周六下午三点准时开球,就是因为工厂集体放假才给了各个球队组织比赛的机会。

  “当年还没有阶梯看台,大家都是站着看球,一有进球都是几万观众朝前拥。尽管危险,但足以说明足球的魅力之大。”之后,足球随着英国殖民的扩张被带到了世界各地,从公学里的星星之火燃烧成世界第一大运动。

  对中国来说,现代足球也是伴随着大学才走进了中国。北大校长蔡元培就曾经说过:“完美人格首倡体育。”因为只有体育赋予人以完美的体格,灵魂和知识才有安放的地方。清华大学著名的马约翰教授也极其强调“sportsmanship”,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不遗余力地推动着体育事业的发展。毛泽东主席也是体育的忠实爱好者,他年少时发出“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的呐喊,至今仍振聋发聩。

  与此同时,在中国发展足球运动也面临着痼疾的考验。林语堂曾提出:中国有阳性三位一体——官绅商,阴性三位一体——面命恩(面子、命运、恩情)。回望历史,中国社会人情关系的交互错杂导致了对于规则和公平的轻视,中国足球也难以置身事外。刘建宏从足球运动中存在的弊病展开,谈到了法制的重要性和必然性。“假球一定要治,就像贪官一定要打!”一场球有且只能有一套规则和一种制度,推及社会,我们的社会也必定要坚决地贯彻法治,“我能通过足球托付给大家的就是公平正直的力量。毕竟,如果你们这些祖国未来的栋梁都漠视规则,那中国的未来必将黑暗。”

faf679b48ee28ecaf4a8327d6cdf00cc.jpg

足球运动的好胜心要从运动延伸到生活中

  “没有人到球场上是奔着输球去的,哪怕只是代表班级比赛,也会竭尽全力希望得到胜利。”刘建宏十分推崇足球运动带给人的好胜心,“但是竞争意识为什么对华夏民族这么重要呢?”刘建宏说,回顾历史可以发现,中国历史上幅员面积最大的三个朝代是由当时的少数民族建立的:蒙古人的元朝、满族人的清朝和鲜卑族的唐朝。无论是蒙古大军远征欧洲,满清铁骑南下中原,还是李家父子发兵太原定乾坤,都体现了游牧民族果敢刚猛、渴望征服的特点。体育正是当今社会一场文明的战争,是最能体现一个国家的风貌和精气的一场较量。

  “我相信美国人之所以如此重视体育,要求所有的学生都去坚持一项体育运动,也是为了去保持民族的好胜心和血性”,刘建宏说:“满清旗人天生就是上马弯弓的游牧民族,但是养尊处优几百年,到了清末却战斗力全失。”

  刘建宏认为,几百年的时间就可以让一个民族从几百万人南下开拓的勇武退化为灰溜溜退位的惨淡,这是一个民族的竞争力迅速退化的典型,而足球体现的竞争意识和体育精神正是需要从球场延伸到场外,从运动延伸到生活和人生中去的重要品质。

  生活并不只是大比分领先的顺风球,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奇迹随时上演,刘建宏表示,足球能教会你在在逆风的情况下如何坚持下去。“大家也都知道乐视现在的处境,很多人都来问我怎么还不走啊。我说巴萨0:4落后的情况都能6:1翻盘,留给我的时间,还有很多。”


编辑:林坤  / 审核:罗莎  / 发布者:林坤